最高年薪超万元!央企巨头同日人被查,能源反腐风暴持续升级

7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海油集团”)法律与外事工作部原副总经理訾士龙和集团办公室原专职外部董事、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曹树杰,以及中国海油集团旗下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钻完井)喻贵民,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原副总经理邓建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相关部门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履历上来看,訾士龙、曹树杰、喻贵民三人都曾就职于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油服”,601808.SH)。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年报数据发现,他们在任期间,作为中海油服总裁的曹树杰2019年税前年薪就达到151.58万元;同年,作为副总裁的喻贵民年薪亦达到130.33万元;而在2015年,副总裁訾士龙最后一年年薪为60.15万元。

中国海洋大学中国混合所有制与资本管理研究院特邀研究员严学锋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持续高压反腐的态势下,企业管理者与员工受到严管,这既是对他们的必要约束,也是对企业及其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负责。反腐行动有助于营造风清气正的企业环境。

截至7月9日收盘,中海油服股价为16.30元/股,当前总市值767.7亿元。

中海油系统多人被查

上市公司公告显示,訾士龙为中海油服前副总裁,职业生涯始于1994年,长期服务于中海石油技术服务公司。2002年加入中海油服,历任固井事业部经理、油田生产事业部副总经理、印尼公司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2013年升任副总裁,直至2015年工作调动离任。

曹树杰1987年加入中国海油集团,历经钻井队长、副监督等职位,后升任中海油服总裁。2010至2016年,担任副总裁。2017至2018年,任执行副总裁。2018年3月起,担任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直至2020年6月因工作调动离任。

喻贵民也是中国海油集团资深人士,自1992年加入以来,历任井下作业工程师、总工程师、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要职。2017年至2020年担任副总裁。

其实,今年以来中海油系统已有多人被查。2月2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董事长王宜林在退休四年之后被查;3月15日,中国海油集团原党组副书记、总经理李勇被查。李勇曾在中海油体系工作了近36年,包括中海油服近11年。

紧接着4月2日,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原副总裁方志、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渤海地区协调工作领导小组原专职副组长陈明被查;随后5月6日,曾在中海油服工作近30年的最高任职中海油服董事长的中海油集团原副总经济师齐美胜被查。

值得一提的是,9日被查的三人都曾与齐美胜共事。2013年齐美胜与訾士龙出任副总裁,2015年訾士龙离职,次年齐美胜升任CEO。2018年齐美胜成为董事长,由曹树杰接任CEO。仅一年后,喻贵民加入任副总裁。然而,2020年喻、曹两人因工作调动离职,次年齐美胜也辞任董事长,其关联引发业界关注。

中海油服作为中国海上钻井的领军者,其业务覆盖全球,从物探采集到钻井服务,再到油田技术服务,均展现出卓越实力。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101.48亿元,同比增幅20.0%;实现利润总额人民币9.40亿元,同比增幅47.8%;实现净利润人民币6.91亿元,同比增幅51.3%。

能源反腐持续推进

能源电力领域反腐力度持续加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电网纪检监察组展现坚决态度。

记者了解到,2023年驻组本级立案20件、处分27人,公司系统立案高达2373件、处分2808人。沈建新、全生明、陈连凯等职务犯罪案件被严肃查处,其中驻组本级查办达10件。这一系列数据表明,国家对能源电力领域的腐败问题毫不姑息,正坚定不移地推进反腐斗争。

自2020年以来,中央纪委全会连续五年把国有企业反腐败工作作为工作重点进行部署。二十届中央第一轮集中巡视30家中管企业,有力释放严监管信号。国资央企纪检监察机构聚焦重点、纵深推进,办案力度明显加大,推动国资央企领域反腐败工作取得新成效。

北京恒都(上海)律师事务所刑事专业律师刘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央对贪腐绝对是“零容忍”。很多领导干部认为退休或卸任就算平稳着落,但事实上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都不能超越法律,只要违法就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任何在任的或是离任的都不应该抱有侥幸心理去违法违规,“莫伸手,伸手必被抓”。

国资央企领域反腐工作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对此,严学锋建议,国资央企的反腐治理,需要共性和个性措施的有机结合。共性是一体推行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如加大腐败成本切实追责、大数据反腐、健全内部控制制度、健全激励机制、建立优秀企业文化。针对腐败重灾区、反腐薄弱点,应该进一步采取针对性强的个性化举措。这就需要秉承问题导向,认真研究腐败重灾区、反腐薄弱点的问题,采取针对性的措施。

严学锋向记者举例,针对“靠企吃企”问题,可以采取的特别举措:第一,最高年薪超万元!央企巨头同日人被查,能源反腐风暴持续升级将企业对外的股权合作、合同(包括但不限于三重一大事项)全面信息化、数字化,并通过信息化系统对集团及时公开(合法的基础上)、在企业内部及时适当大范围公开,企业的半年报、年报应该比照上市公司的标准要求高质量去向全社会披露;第二,探索实施国企管理者个人财产、家庭财产向全社会公开公示;第三,加强举报机制建设,特别是大力度奖励举报人,可以将一定比例的贪腐所得奖励给举报人。

在严学锋看来,实践中反腐一个特别重大的、长期的短板是,对行贿者的处罚力度偏小,不少行贿者没有被依法追责,尤其是严格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导致行贿者对法治缺乏敬畏,乃至一些人将行贿作为重要的“盈利模式”,社会文化层面也缺乏对行贿的羞耻感。

“反腐,需要切实依法从严问责行贿者;国资监管机构、央企国企层面对行贿者同样要严格约束,如将当事人、当事人控制的组织纳入合作黑名单。”严学锋进一步补充道。

据悉,中国海油集团官网于7月8日发布巡视整改进展情况通报透露,2023年4月7日至6月21日,中央第十巡视组对中海油集团党组开展常规巡视,同年9月20日反馈巡视意见。巡视整改内容之一,即持续推进工程建设、采办招投标、领导人员亲属经商办企业承揽关联业务等重点领域专项治理。

责任编辑:徐芸茜主编:公培佳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版权所有:允霆电子商贸沪ICP备2023023636号-6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