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称其高管薪酬与绩效挂钩,但不予详示

出品|虎嗅ESG组

作者|胡巍

头图|视觉中国

本文是#ESG进步观察#系列第090篇文章

6月25日,蔚来(9866.HK)发生了至少两条ESG新闻。一条关于“踩断油门踏板”争议,另一条是2023年度ESG报告(下称ESG年报)的发布。

第一条不仅被媒体曝光,还在25日、26日,被万得ESG等评级机构抓取和公示。蔚来回应媒体称:涉事车辆是第三方转卖的全损二手车,蔚来称其高管薪酬与绩效挂钩,但不予详示汽车加速踏板符合行业标准,在特定情况下确实会发生断裂,但如果是踏板质量问题,蔚来会根据三包政策进行处理。

第二条则极为低调,除蔚来官网公布通稿外,直到26日也没有媒体独立报道。甚至,某些ESG观察机构也未抓取并公示其ESG年报。

蔚来对“踩断油门踏板”争议的及时回应,至少体现了企业在态度上的积极。

ESG年报的低调发布,或许能够暗示,蔚来不愿以营销的手段去践行ESG。但是,过于低调也可能不利于企业ESG形象。

不管怎样,被业界誉为造车新势力优等生的“蔚小理”,总算集齐了它们的ESG年报。那么,蔚来ESG的亮点在哪里?

相对不起眼的评级成绩从MSCI、路孚特、晨星和万得等国内外主流机构的评分来看,蔚来ESG的表现比不上小鹏汽车(9868.HK)和理想汽车(2015.HK)。在MSCI榜单上,后两者均取得了AAA的行业最佳评级;理想汽车还在晨星榜单上取得“低分险”的优秀成绩。

在路孚特、晨星看来,蔚来的ESG成绩处在行业较靠后的50%的位置;MSCI则认为其处于较靠前的50%,但未能达到AA级别(此级及以上为“领导者”水平)。

蔚来在万得ESG上的成绩相对亮眼,以7.20分的成绩排在汽车制造行业37家中的第10名,明显高于6.30分的行业平均成绩。但低于理想汽车的8.12分和小鹏汽车的7.76分,它们分别排名第2和第4名。

要指出的是,万得ESG重点关注A股和港股上市公司,很多知名国际车企暂未被纳入评价范围。

上述主流机构的评价只是一部分,蔚来向虎嗅ESG表示,其“持续关注并参与多个有影响力且对推动公司ESG发展有参考价值的评级机构(的评级),如CDP,蔚来是第一家参与回复CDP问卷的中国车企,也是第一家取得B-的中国车企。”

在蔚来看来,尽管MSCI未能给出优秀的总体评价,但他们在很多细分项上并不逊色于同行。

虎嗅ESG组查询发现,蔚来在“劳工管理”“公司治理”等加分项方面优于理想汽车,后者在这两方面均为行业“平均”水平,而蔚来处于“领导者”水平;但与此在争议项方面,蔚来也存在多个风险提示,明显落后于小鹏和理想,这可能拖累了整体评价。

蔚来方面提到,他们没有刻意迎合机构评级。“主流的ESG评级和披露标准对换电不会有单独的要求,但蔚来并不是因为评级不要求而不对业务有可持续性的要求,反而是这几年通过ESG报告独立章节的披露、参与可持续相关奖项和论坛的交流,逐渐固化下来一套NIOPOWER在ESG话语体系下特色表达。”蔚来相关人士对虎嗅ESG说。

但这点可能很难得到ESG观察界的认可。

类似NIOPOWER这样的建设,几乎不可能被主流评级机构忽视,蔚来在“清洁技术”一项上就受到MSCI的优评。其次,小鹏、理想并非没有拿得出手的绿色科技,从中国汽车产业链碳公示平台的产品全生命周期碳足迹数据看,NIOPOWER并未让蔚来的整体表现优于小鹏。

从中国汽车产业链碳公示平台的产品全生命周期碳足迹数据看,蔚来的整体表现并不优于小鹏。(截图自IPE官网,数据来源于中国汽车产业链碳公示平台)好像有亮点机构评价只是一方面,蔚来的ESG年报质量并不差。

废话太多、广告宣传成分太浓,是国内很多企业ESG年报的顽疾。

不能说蔚来2023年度ESG报告没有废话,但对比很多厚度只有其一半的报告,蔚来160多页报告的废话没有多出太多,甚至更少。

翻阅到蔚来ESG年报的第28页,笔者发现这样一段记载:“我们将ESG相关议题的高管VAU(VisionActionUpgrade,目标、关键行动与迭代更新)与相关ESG绩效表现挂钩,以促进公司ESG表现的持续提升。蔚来于报告期内制定《回补政策》,明确了若公司被要求对财务报表进行重述时,对于在回溯期内错误授予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实施没收和/或追回与偿还的规定,加强公司对于高级管理人员的责任约束,预防公司高管的不当行为。”

(图片来源:蔚来官网)也就是说,蔚来高管薪酬与ESG绩效挂钩!

关于该项信息的披露率,万得ESG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年底,港股上市企业仅为3.17%,A股仅为3.21%。新势力优等生中的小鹏和理想也均未披露该信息。

首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ESG业务负责人高艳辉向笔者表示:“如果一家企业披露相关信息,说明该企业的治理体系更完整,对ESG管理工作更加重视、更加严肃。通俗地讲,这家公司ESG管理工作的职责分工、目标管理,不是说说而已,是有绩效考核的,是和高管的收入挂钩的。”

但亮点好像没亮蔚来的高管薪酬与ESG绩效如何挂钩呢?虎嗅ESG组劝说蔚来公布更多细节,但未果。

企业在披露相关信息时,是只需要回答是与否,还是应该做进一步说明?

高艳辉介绍,当前的情况是鼓励披露“是与否”,也鼓励“进一步说明”。“比如,在财政部最新发布的《企业可持续披露准则—基本准则(征求意见稿)》中就提到,‘该机构或者个人如何监督可持续风险和机遇的目标设定,并监控这些目标的实现进展,包括是否以及如何将相关业绩指标纳入薪酬政策。’从这个条款来看,既包括了‘是否’,也包括了‘如何’。”

KiwaBCC新世纪检验认证产品经理管建堃表示:“建议企业公开披露ESG考核的具体指标、权重和考核结果,提升透明度;聘请第三方机构对ESG绩效和高管薪酬挂钩情况进行独立核实,增强信息可信度。”

由于蔚来既未在ESG年报中进一步展示高管薪酬与ESG绩效如何挂钩,当下也不愿提供更多佐证素材,虎嗅ESG难以判断该信披的可信度和含金量。

惠誉常青ESG研究组联席董事贾菁薇向虎嗅ESG组说:“我认为第三方的独立审核观点对促进提升企业ESG报告的质量和可信度有正面的推动作用。

“在惠誉的ESG评级过程中,我们会将这一些系列活动与根据科学为原则的绿色项目分类目录逐一进行对比和分析,来做出独立的评价和审核。

“对于在资本市场有融资需求的企业,需要出具有可信度的高质量的ESG报告来满足投资人日益提升的ESG审核需求。独立第三方评级和观点,可以帮助投资人分析相关重点对可持续发展的影响。”

管建堃则表示:“自我声明的局限性在于,无论企业如何强调其ESG实践的优秀性,都难免存在主观性和自我美化之嫌。而引入专业、公正的第三方机构进行核验,能够较为客观评估企业的ESG绩效,验证其声明的准确性和完整性。这种核验机制不仅能够增强利益相关方对企业ESG信息的信任,还有助于企业建立和维护良好的ESG声誉。”

披露环境受限高艳辉介绍:“从目前披露的ESG报告来看,少数企业不仅提到了将ESG绩效目标达成与薪酬挂钩,还提到了影响到薪酬的比例。但更具体的关于‘如何挂钩’的介绍,是比较少见的。”

从前述万得ESG数据也不难看出,高管薪酬与ESG绩效挂钩的披露率不高。

高艳辉认为,相关信息披露很有挑战,大多数企业需要走过一个“从披露到实践”的过程。“实践也是一步步深入,把ESG绩效目标达成与薪酬挂钩,属于比较‘深入’的‘高级动作’。另一方面,高管薪酬、绩效考核对企业来讲是相对‘敏感’的话题,企业一般会谨慎一些,尤其是当下就这一事项的披露还没有成为强制要求的情况下。”

他还向虎嗅ESG组介绍:“大致来看,欧洲的应用最为广泛,这与欧洲对可持续发展、ESG的高度重视密切相关。其次是美国、加拿大等地区,尤其是和气候、环境相关的指标,呈现加速(使用相关指标作为KPI)的趋势。亚太地区,包括中国,相对慢一些,处于探索阶段。”

事实上,不仅是蔚来,虎嗅ESG组与至少3家ESG表现(含机构评价)优秀的亚洲企业接触时,试图了解更多挂钩信息,但无一成功,其原因都与高艳辉所说的“敏感”相关。

其中一家企业表示,中国的文化环境与西方存在区别,不宜过多披露高管薪酬。但在不披露数字的前提下,为什么连ESG绩效包含哪些项目指标也难以公开?这家企业搪塞了过去。

管建堃认为,推动这一信披率,外部监管和社会监督还需加强。“监管部门明确ESG信息披露要求,鼓励企业提高ESG表现。投资者、媒体和公众加强对企业ESG表现的监督,推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逐步建立健全的ESG信息披露和核查机制,共同推动企业可持续发展。”

带着遗憾的优等生虽然在ESG观察界较感兴趣的“高管薪酬与ESG绩效挂钩”方面,蔚来信披含金量有不足之处,但在很多其他方面,蔚来还是做了大量第三方认证,如ET5产品碳足迹、公司碳排放、公司能源管理体系、环境管理体系、质量管理体系等等。

某种意义上,正是这些认证所占用的篇幅,使得蔚来的这本ESG年报比很多企业的厚很多,但并不臃肿。

“第三方核验还能推动ESG信息披露的标准化进程,为整个行业树立更为规范、透明的信息披露标准。”管建堃说。

贾菁薇指出,对于新能源汽车制造商而言,如何管理中上游产业,如关键矿产的开采活动的ESG相关指标,是评价车企ESG表现的重要部分。笔者翻阅企业ESG年报时发现,蔚来在冲突矿产方面的披露,无论质量还是篇幅,都优于理想和小鹏。

(图片来源:蔚来官网)虎嗅ESG组也想强调:尽管我们总是可以把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归因于国情或环境,但在披露质量亟需提升的当下,有些关键信息,例如高管薪酬如何与ESG绩效挂钩,任何一家能较早进行实质性披露的中国企业,其一小步也意味着中国ESG向前迈进的一大步。

对于小鹏、理想,也包括蔚来,作为中国优秀企业的代表,也作为国家绿色产业政策、全球绿色投资浪潮的受益者,被寄予更多希望是理所当然的——“蔚小理”可能受限于环境,但“蔚小理”本身就是影响环境的重要因子——任何一次不披露(或含金量较低的披露),也一定程度上是对信披环境优化的逆向鼓励。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处理,谢谢!版权所有:允霆电子商贸沪ICP备2023023636号-6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